Row_

萬年勁敵廢

【MA/蘭斯劍亞】卡美洛的不夜城派對

一樣是整理了角噗那邊之前的劇情串。
很久之前的東西了,想要趁今天有點閒陸續弄上來!

這篇是當時為了紀念台版實裝魔裝型的節慶文...雖然現在不是萬聖節啦嗯(...
尺度稍微比上篇大了一些,但也只有一點點、依然清水向!

同樣雖然與漫畫無關,但為了方便稱呼以下劍城亞瑟→イオス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卡美洛城裡正舉辦著歡慶萬聖節的宴會,整個城裡與城外連綿的通明燈火與熱鬧的歡悅聲、響徹了夜晚。

身為當家主之一的イオス穿梭在一團團的人潮聚集處巡視。
不過一路走來非常辛苦,不知道已經讓在一旁的蘭斯洛特為自己擋掉了幾杯酒,還有驅散那些已經喝得醉醺醺、前仆後繼撲過來打招呼的騎士們。

「真是,一熱鬧起來就不知分寸的傢伙們...」
蘭斯洛特嘆了口氣,再抬手推開已經喝得爛醉、搖搖晃晃跌過來的魔裝型高文。
明明另外個高文就挺正經的,怎麼取了因子製造成別的型態就如此無禮不檢點?

「大家能玩得開心、熱熱鬧鬧也挺好的。」イオス對幫忙的蘭斯洛特給出抱歉的笑容。
在這樣難得的節日,平常辛苦忙碌的大家能夠在這時候好好放鬆一下、也是自己所希望的。

「──哇、」一個不留神,懷前和背後突然多了兩個撲過來的重量。「烏莉特和羅恩格林?」
イオス低頭看著環抱住自己的兩位女性,這才注意到她們的裝扮與平時不同。『啊,是魔裝型的...』
「居然這樣踰矩...!!」蘭斯洛特在一旁瞪著眼。
這兩個魔裝女騎士居然這樣用胸前的武器緊緊貼著王不放...!?而且就連那個平時正經八百的君士坦丁也跟著黏過來了──啊,是魔裝型的...

「唔...這樣我有點難呼吸啊。」
正想對身旁的蘭斯洛特求救,卻發現對方周遭也開始聚集了不少女騎士、形成和自己隔開距離的人牆。『傷腦筋啊...』

正當イオス苦惱著該怎麼從一個個簇擁上來邀酒也好、撲抱也好的熱情騎士們中脫身───
「王,請到這邊來吧。」
一個輕柔的力道抓住自己手腕,動作巧妙將四周的女騎士們帶開、領著自己離開人群中心。



擠過人潮,「呼啊──得救了...!」
イオス第一件事是先大口呼吸一下緩氣,再抬頭對著那個熟悉的嗓音與背影、「謝謝你,蘭斯洛特───咦?」
還以為是蘭斯洛特脫困後也幫了自己一把,可是眼前的人...怎麼感覺似乎有哪裡不太一樣...?

對方微微一笑,「我是蘭斯洛特沒錯,不過不是那個一被女性包圍、就變得不中用的第一騎士喔。」

「啊...!是魔裝型的──」雖然極為相似卻感覺有些微差別的外貌...散發的氛圍也有些微妙的不同。
「這...謝謝你,魔裝蘭斯洛特。」
イオス有點困窘的眨了眨眼,不知道該如何稱呼眼前這個令人熟悉又陌生的新生騎士。

「因為難得能像這樣不必在意身份高低的貼近王,大家都趁著酒意的想多和王您一同享受宴會呢。」魔裝蘭斯洛特擺開了手上的錫杖,揚著嘴角。

イオス苦笑了下,「不過,還真是有點太熱情了。」
當然能夠和大家一起同樂很開心,但是一口氣包圍上來還真是讓人有點不知所措。

「我也很想上前去邀請王,但一直被強勢的女性們給一把擠開了好幾次呢。」
魔裝蘭斯洛特脫下禮帽,擺上胸口。「就在剛才終於得到機會,才這樣大膽的帶著您私奔出來。」
「如果王您願意的話,是否能與我共舞一曲呢?」
魔裝蘭斯洛特伸出手,紳士的微微傾下身做出邀約的動作。

イオス還在對為什麼用「私奔」這個詞感到疑惑,一時反應不過。

「咦?」跳、跳舞?

イオス反射動作的搭上對方的手,雖然自己還是有些基礎宮廷舞蹈的知識、「但是我們不是──」兩個男性要如何一起跳舞?話都還沒說出口,就被往前一帶、

熟練的攬上王的腰際,「別緊張,我會帶領您的。」
魔裝蘭斯洛特優雅的邁開步伐,隨著背景宮廷交響樂隊的演奏、踏上旋律來指引自己舞伴跳出配合的舞步。

結果一不注意,イオス已經開始跳著桂妮薇兒也熟練的女性舞步。
「!?這、這實在是──」
不知道該佩服自己只是看過幾眼、就能跳出來的記憶力,還是該對自然而然就將男性舞步讓給對方這件事感到丟臉...

查覺到自己的舞伴有些心不在焉,「王,這時候您只能想著我喔。」
一個漂亮的渡轉,魔裝蘭斯洛特將似乎在想東想西的王給拉近懷前,瞇眼凝視著。

イオス忍不住回視對方流動沉光的碧藍色眼眸。
奇怪...怎麼覺得魔裝蘭斯洛特的眼睛,像是能把人的靈魂給吸入一樣───
「唔...」腳下開始有點發軟,意識也像被灌了一大杯葡萄酒般開始渙散飄遠。
甚至腦中已經開始浮現「什麼事情都不想做,只想和對方永遠共舞下去」的可怕想法,突然眼前像被東西給遮掩般閃過一黑─────

「無禮的傢伙,給我退開!」一道沉穩的聲音讓自己猛然醒了過來。

「哇、好暈!」イオス站不穩腳步的往後一倒,一個強而有力的靠臂扶穩了自己。
眼前還有些昏眩,不過剛才那種異樣的朦朧感已經漸漸淡去了。
回過頭,「蘭斯洛特?」熟悉的騎士就在自己身後,眼神陰冷的瞪視前方。

「是那個不中用的我啊。」
魔裝蘭斯洛特勾起笑,「在這種時機登場,真讓人不快。」

「我才感到不快。」蘭斯洛特瞇起眼。
和平常雖然愛裝模作樣、但是基本上還算柔和的氛圍不同,散發著在戰場上才會出現的狠戾與緊繃感。
將自己的王攬到身旁,「不管你在打什麼主意,都不准動到我的王身上。」
蘭斯洛特將手搭上腰際的劍,「即便今天是特別的節日,也不允許你踰矩!」

イオス有些不知所措的抬頭看著自己騎士發怒的側臉。
「那個,蘭斯洛特你是不是誤會什麼──」雖然不明白蘭斯洛特怎麼氣成這樣,總之還是先安撫這個在自己身邊發怒冒火的第一騎士。

「我只是向王邀一支舞罷了。」
魔裝蘭斯洛特揚了揚眉,發出輕笑。「還真是心胸狹隘的男人啊。而且,像這種把王當成自己所有物的發言、一被女性包圍就顧不到王的你還不夠資格說吧?」

「住口!王也請您別說話!」蘭斯洛特像是整個人大爆發一樣大聲喝止,「你還有閒功夫在這裡打王的主意?」
「你那邊的王現在正和魔裝型的魔法派亞瑟在宴會大鬧、羅賓漢和魔裝羅賓漢已經忙到怒火沖天了!要是你還有點身為騎士的自覺,就給我滾去幫忙!!」

イオス滿頭霧水。「呃...」所以到底為什麼我還得被蘭斯洛特這樣兇個一回?
不過,「你那邊的王」是指魔裝型的自己嗎...?

雖然只看過一眼,那個用了自己因子製造的魔裝型亞瑟、感覺脾氣就相當火爆的樣子...能夠惹個性還算冷靜的羅賓漢生氣,實在不敢去想像到底闖了什麼禍。

「啊,那可真是糟糕!」魔裝蘭斯洛特露出了擔心與溺愛交雜的複雜表情,「那我得快點趕過去了。」
最後露出了可惜的表情丟下一句「下次再一起跳舞吧我的王」,被蘭斯洛特大吼回道「不准再出現在我和王的面前!!」後就離開了。

「啊...」イオス看著來陣風去也像陣風的魔裝蘭斯洛特離去。
「魔裝蘭斯洛特還真的...是個如傳言一般非常喜歡宴會舞蹈的騎士啊。」對著看起來還在生悶氣的蘭斯洛特,最後也只能說出這種感想。

蘭斯洛特沉下眼,「那何止是喜歡跳舞而已!根本是──」
剛才魔裝的那傢伙...可是打算用特殊的能力勾走王的思緒、輕則鬧著玩重則可能做出什麼糟糕又超過的事情啊!
但是看著王露出什麼都不知道的天真微笑,蘭斯洛特猶豫了好一陣、最後還是嘖了聲閉上嘴。

「呃...我是知道跟個男人跳舞這種事很丟臉啦。」イオス無奈的摸了摸頸側。
結果還是不明白蘭斯洛特為何那麼生氣,還擺出一臉糾結不已的表情。「...對不起。」總之還是先道歉。

「唉...」蘭斯洛特輕嘆了氣,伸手將那個完全狀況外的王環抱過來、低頭貼上對方額前。
「我的王,你的戒心實在是低到讓我惶恐啊...」

「啊?那、那那那也沒必要貼那麼近說話吧...!?」イオス緊繃起身體,蘭斯洛特幹什麼對自己做出對待女性般的那種深情相望啊!?
而且彼此之間已經近到能感受到對方呼息,只要再稍微動一點兩邊的唇前就會發生不得了事情的距離了啊...!

「王,請答應我不要隨便接近那種『問題』騎士。」
蘭斯洛特危險意味十足的瞇起了眼,「要不然,下次我就會實行您現在心裡所想的那件事,毫不猶豫的做下去喔。我會做的喔。」

「你、你你你是要做什麼...!?」

這擺明是威脅!?イオス瞪大了眼盯著一臉「這種事對我來說不是問題」完全不把性別以及各種大問題放在眼裡的蘭斯洛特。

「──你、你才是問題最大的騎士啦!!」用最大的力氣一把推開對方,再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在不遠處的魔裝莫德雷德身後躲著、讓對方當盾牌。

拿起手邊魔裝莫德雷德喝了一半的酒,一口飲下來冷靜冷靜。
比起喜歡到處搗蛋的魔裝型與魔創型騎士們,那個看似純良的第一騎士才是最棘手的搗亂鬼...!


++++++++++++

FIN
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Row_ | Powered by LOFTER